第三世多杰羌佛

得道高僧清定法師為什麼要拜這位年輕人為師?

得道高僧清定法師為什麼要拜這位年輕人為師?

2017年6月8日【中時電子報綜合報導】

近日佛教各界廣為傳播著一批珍貴錄影帶。視頻的出現不僅颳起一陣旋風,更點燃廣泛討論。

討論點有三:

其一、箇中人物皆是佛門泰斗,在顯乘、在密乘,他們可說為近代中國佛教史上留下了重要的扉頁。

其二、他們皈依的都是同一人。

其三、他們的年紀都遠大於所皈依的對象。

這些有著尊貴銜頭的人物,對於近代中國佛教史上佔有舉足輕重地位,包括:趙樸初口中一位不可多得的高僧、能海法師嫡傳弟子,格魯派第二十九代衣缽傳人、門下弟子超過百萬的——清定法師

清定上師:從國民黨高級軍官到隱世高僧

九十歲拜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為師

清定法師俗名鄭全山,又名鄭有藏,1903年出生於名門望族,家境殷實。其父為清末秀才,家世信佛。

7歲開始念誦佛經,1921年考入廣州大學哲學系,1925年畢業,因品學兼優留校助教。

1926年,考入黃埔軍校第五期步兵科。

1927年提前畢業離開黃埔軍校,1932年加入中國國民黨。

1934年,入中華民族復興社,任復興社總社組織登記組組長。

1935年12月受到蔣介石召見慰勉,任復興社總社組織處處長。

1937年,上海"八·一三事變"後,隨蔣介石從上海撤退。

1939年,又奉調重慶任中央訓練團少將訓育主任,可隨時面見蔣介石,深受器重。

鄭全山再次向蔣介石反映軍紀嚴重敗壞的問題時,蔣介石怫然不悅地說:“全山,慢慢來,懲辦將領過多,會對抗戰不利,也會給共產黨在輿論上攻擊我們留下口實。”同時斥責鄭全山,認為他不懂政治,只知抗日,不知防共,不知消除党國心腹之患。經此訓斥,鄭全山產生隱退念頭。

彷徨苦悶之際,鄭全山想起了一生信仰佛法的父親,想起1928年在南京聽太虛法師講《心經》、《佛陀學綱》後人生觀有了進一步轉變的情景。當臨別時,太虛法師叮嚀道:“三餐不忘農夫苦,英雄到老終皈佛,切記,切記。”

隨著抗戰爆發,太虛法師亦來到重慶。這時的重慶佛教氛圍濃郁,佛教精英另有法尊法師、印順法師、歐陽竟無等也雲集山城。他們平時總是聚集在一起,談論人生佛教,境況盛極一時。

為了尋找一片淨土,每逢閒暇,鄭全山都要去漢藏佛理院再次親近太虛法師,和馬寅初、老舍、郭沫若等在其座下聽講佛經;或常去附近的慈雲寺聆聽博通經史的澄一法師講經說法。

澄一和尚是他剃度師

1940年底其父鄭興安逝世。這天晚上,鄭全山夢見父親西行前往西藏,並以鄭全山因緣不具為由,拒絕護送。鄭全山夢中問如何具備因緣,父親答曰“出家”。不久,噩耗傳來,得知父親果然于做夢當日逝世,鄭全山深信夢境所示,定有前因,於是萌發出家之志。

1941年3月,經屈映光先生(時任重慶救濟委員會會長)籌畫,鄭全山借回家奔喪之名,請假兩個月,獲准。5月3日,瞞著妻子兒女,離開國民黨軍政界,到金頂飛瓦、竹茂林幽的慈雲寺裡,依澄一法師座下披剃出家,法名清定。澄一和尚給他剃度時,講了法名“清定”的來歷。

前朝道魁和尚

老和尚曾于1903年1月15日淩晨做過一個夢,夢見浙江來的一位很有道行的高僧要求住下,自稱是前朝道魁和尚,今世的名字叫清定。因為這個夢太奇怪,老和尚就把它完整地記錄下來了。鄭全山本是浙江人,也恰好是老和尚做夢那天出生的。因與夢兆相符,從此,清定這個法名便伴隨了這位佛門龍象大願大行一生。

鄭全山之妻聞聽鄭全山出家之事,如雷轟頂,她給慈雲寺寄來了一封又一封哀惋淒切的信件:“全山,縱然你不念夫妻情緣,過年也務必回家看看孩子們。你可記得你最後一次離家時,三女兒不滿兩周歲,么女兒還在繈褓中。也許在她們的記憶中,還辨不清爸爸的模樣。”

於定慧大和尚座下受具足戒

這些信件,像一枝枝利箭,射在清定法師未泯的塵心上。看著情淚交織的家書,清定禁不住仰天長歎、淚流滿面。蔣介石聽說鄭全山不當將軍當和尚,氣得直罵娘,責令跟鄭全山關係密切的國民黨大員們頻頻光顧慈雲寺,力勸他還俗返回部隊,繼續為黨國效勞。

清定法師雖竭力回避,但看在舊日同事的情面上,不得不虛與周旋。澄一法師見狀雲:“清定,你如障緣未了,難成正果,不如早早離開山城這是非之地,到成都昭覺寺受戒去吧!”按佛教規矩,師徒不能同住一座十方叢林,於是清定法師間關千里,沿途隱姓埋名,躲過哨崗檢查,遠赴昭覺寺,入威鳳堂,在昭覺寺第十四代方丈定慧大和尚座下受具足戒。

3月,清定法師前往成都聽能海上師講《菩提道次第廣論》,複聽能海上師講戒,對密法發生深信。5月,清定法師準備入近慈寺安居。外面新來的僧人到近慈寺掛單一般只能住七天,要繼續住下來只有一個條件:七天之內必須要把戒本背下來,否則卷包裹走人。

清定法師依規矩勇猛精進,于一周之內,心無旁騖,將厚厚的《比丘戒本》背了下來,終於獲准於近慈寺學戒堂常住,並結夏安居。作為初出家僧人,這件事很難做到,大家都覺得十分稀有,因此當時傳為美談。

1945年,清定法師隨同能海上師到綿竹縣雲悟寺茅蓬閉關靜修。期間,曾入定,現好境界。次年於蓮溪寺結夏安居,入藏經樓閱竟《大般若經》六百卷,閱經過程中見到大光明。1948年以後,國民黨政府在軍事、政治和經濟上都臨近崩潰,中國人民解放軍已飲馬長江,國內形勢極為緊張。

但清定法師經屈映光、趙朴初迎請,仍前往上海覺園寺,主持班禪紀念堂開光儀式,並組織成立上海金剛道場。當時清定法師所到之處,成千上萬的居士信眾集合,請法師灌頂加持。氣象巍巍壯觀,為當時上海報刊、電臺的頭條新聞!

1949年初,上海金剛道場成立,清定法師應四眾弟子之請擔任住持,僧團實行佛世三月安居,每半月誦戒的制度。金剛道場家風注重戒律,學修並進,僧眾每日均有定課,不作經懺法事,如法修行,感得信眾清淨供養。僧侶入街市及白衣家,莫敢不整飭威儀,尤重男女界限。由於依戒修行,顯密圓融,清定法師皈依學法弟子逐漸增多。黃密道風,名馳遠近,桃李爭華,群星璀璨。

1955年5月,能海法師已預感到金剛道場將有厄運,故與清定法師在上海火車站分手時,有“難得再見”之語。兩人依依惜別,無限惆悵!9月,肅反運動開始,一些對清定法師深為妒嫉的人“揭發”他有歷史問題。

他們將國民黨軍隊撤退時投入金剛道場內荷花池中的槍支挖出,作為清定法師的罪證,公開舉辦“反革命罪證展覽會”。於是,這位52歲的前國民黨少將被立即逮捕,冠以反革命罪名,關進了上海提籃橋監獄。1957年上海市中級人民法院判處清定法師無期徒刑,金剛道場遂陷於半停頓狀態,至1966年,被勒令解散,人員各奔東西。

1975年3月在周恩來總理的直接關懷下,被特赦釋放,回到故鄉三門縣高梘鄉,在衛生院以行醫為業。

1980年初來到故鄉附近的國清寺講經說法。

1984年上海市中級人民法院決定為清定法師徹底平反,恢復名譽,撤銷1957年原判。

1985年底重返闊別了四十餘載的昭覺寺,擔任該寺方丈。

1987年5月在昭覺寺舉行了隆重的升座儀式,成為臨濟宗第四十八世、昭覺堂上第十七代祖師。

就在清定上師於昭覺寺升座的那天,人們終於注意到大雄寶殿前的那棵老菩提樹,如今已是勁虯龍鍾,枝幹龐然,原來那一塊石碑,早已嚴嚴實實地包入樹幹之中。而舊殿重修,柱頭早已落地,簷瓢也不翼而飛。

前世今生

清嘉慶三年(1798年)十月的一天,昭覺寺自丈雪祖師中興以來的第五代方丈——道魁了元禪師,自感身體不適。他知道自己時間不多,將不久於人世,於是召集四眾弟子,預付後事。

這位道魁了元禪師在昭覺寺歷代祖師中,是一位功勳卓著的人物,自乾隆三十七年(1772年)出任昭覺寺方丈以來,興道場,樹法幢,可謂是內外安和,天清地寧。尤其是他善觀眾生根機,開闢了昭覺寺禪凈雙修之道風,使常住修學僧人達500餘眾。

在他住持之時,昭覺寺的道望達到了自圓悟祖師以來的第二次鼎盛局面。同時,他還兼任草堂寺方丈,德高功深,在蜀中可謂望風而歸。

弟子們見老和尚意欲離世,一時哀慟之聲四起,紛紛跪下來請求他不舍眾生,長久住世。老和尚見此情形,微笑著安撫眾人說:「人生如寄,不過脫掉一身臭皮囊而已,有什麼好留戀的呢?聽好了,我給你們留一個偈子吧:樹包碑,檐瓢飛,柱頭落地祖師歸!」

看到眾人一頭霧水,老和尚抬手指了指大雄寶殿前那棵枝葉婆娑的菩提樹,接著朗聲說道:「你們看見樹下的那塊碑了嗎?將來它就是證明!」

此文章連結 :https://hsumei45041657542529.wordpress.com/2020/10/28/得道高僧清定法師為什麼要拜這位年輕人為師?/

依法圓福慧 : https://history-of-buddhism.com/

福慧圓滿:https://hsumei45041657542529.wordpress.com/

分類:第三世多杰羌佛, 佛教

Tagged a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