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雲高大師

神秘的佛法智慧

H.H.第三世多杰羌佛 佛法

神秘的佛法智慧

『記者楊慧君專訪』

金巴仁波切預言五個月中她將成為世界級的「兒童藝術家」

世界般若大師也是特級國際藝術大師 義雲高 大師的孩子義恆公,竟以十五歲少年之齡以他的藝術創作已經成功進入國際社會,他的作品是由世界藝術權威學府英國皇家藝術學院院士協會主席及院長和藝術總監鑒定後評定的,2004年2月8日並獲得英國皇家藝術學院認定為具有創意與高度才華的少年藝術家定論書,記者已看到了他的繪畫與造景精裝本專集著作,作品堪稱格高景秀,同時記者特於2004年2月29日於一莊嚴無比的佛教壇場訪問義恆公的妹妹, 義雲高 大師的女兒金巴仁波切,一九九二年八月出生轉世於西藏,年方十二歲的金巴仁波切表示,她從未作過造景藝術,連她哥哥恆公仁波切作造景藝術用的是甚至材料都不知道,但是她語出驚人地說,她將在五個月之內,以課餘時間創作出世界級水準的造景藝術,並將出成一本她個人的作品集。

轉世於西藏 金巴仁波切容貌莊嚴

身著莊嚴的西藏仁波切法服,金巴仁波切身戴七寶佩飾,亭亭玉立,容貌莊嚴優雅,智慧自然流露於眉宇,眼神銳利中蘊含著慈悲與智慧,望之不禁令世間凡夫肅然起敬。金巴仁波切坐在長壽佛與護法菩薩供桌前的法座上接待記者,她的課後英文老師覺慧法師與中文老師熊老師隨侍在側。兩位出家的法師為我們倒了茶後,我們便展開訪問,並且現場錄了影的。

預言五個月內作造景藝術並出專集

恆公仁波切金巴仁波切,都是轉世而來的再來人,恆公仁波切十五歲已經是國際級的少年藝術家,那麼金巴仁波切是否也和她的哥哥一樣有造景藝術的作品呢?沒想到金巴仁波切表示,她的父親是大藝術家,她對藝術當然有興趣,但是她過去從沒有作過造景藝術,連他哥哥用甚麼材料也不知道,在記者追問下,金巴仁波切說她也要創作造景藝術,而且訪問後的第二天就要接受她父親傳給她的智慧開膚大法,要在五個月內出一本書,記者追問是甚麼內容的書,她說:「當然是她所創作造景藝術的作品專集!」顯然她是很有把握的。看過恆公仁波切的完全有如自然天成的造景藝術,記者心想一定得有五、六十年的藝術大家功夫鍛鍊才能有此成就,我就是作幾十年也作不出一件極普通作品,金巴仁波切以完全未接觸藝術的她,五個月內就要做出幾個作品,已是凡人難以想像的世界奇蹟了,何況還要出書,於是又追問她想要達到甚麼水準?金巴仁波切年紀雖小,出口卻有大將之風,她說:「當然是世界級的水準!」天啊!五個月要從零接觸到作出一百分的造景大自然風景藝術,還不是簡單的藝術。記者不禁追問何以她這麼有把握?她說:「我的父親是當世的大藝術家,在世間法而言,是我心目中偉大的父親,出世法而論,是金剛總持大法王,他將傳我一個如來正法,我的工巧明即刻可以爆發,作造景是輕而易舉的事嘛。」

賭誓作宣言 金巴要成兒童藝術家

面對十二歲的金巴仁波切,記者感受到強大的攝受力,不會懷疑她說話的真實性,但作為媒體,不得不為一般大眾可能有的懷疑向金巴仁波切提出。金巴仁波切義正辭嚴地告訴記者:「眾生都是疑惑的,否則何為眾生?作為一個仁波切,說假話是要墮地獄的,為什麼要墮地獄呢,因為她說了假話騙人,該墮地獄,活該!我身為一個仁波切難道我會說假話去墮地獄嗎?」

我很高興地希望五個月後能看到金巴仁波切,這位明日傑出的少年藝術家的誕生,講到這裡,金巴仁波切糾正我,她說,是「兒童藝術家」不是「少年藝術家」,因為五個月後她還是十二歲的兒童,依中國和美國的定法還是兒童。

在一旁的覺慧法師表示,她長期擔任金巴仁波切的課後英文老師,每天和她在一起,完全沒有看過她有作過造景藝術,仁波切平時和一般小孩一樣到學校上課,下課回家就由她和熊小姐教她作功課,剩下的時間就很少了。記者問金巴仁波切五個月是專心作造景還是業餘作?金巴仁波切說:「當然要上課,要用上課之後的業餘時間來創作。」記者認為這更是無法想像。熊老師在一旁補充說,恆公仁波切金巴仁波切都一樣在上學上課後回家有很多作業、功課,他們完全沒有時間作藝術。恆公仁波切是在他的父親大法王灌頂之後,突然爆發工巧明,在極短的時間內就作出世界級的造景作品,恆公仁波切的作品全部都是課後業餘作的。

來源佛法智慧 今年八月前藝術成就將體現佛法

站在旁邊幾位法師表示,佛法的高度是五明的體現,藝術才華是五明之一。工巧明可以透過佛法的灌頂傳法而獲致,但只是聽說,就是沒有人親眼見到過,也沒有聽說在這世界上有那一位法王、法師、藝術大師有樣快捷突然生發的功夫曾經展現,恆公仁波切的成功正可證明佛法灌頂獲致工巧明的具體事例,我們相信金巴仁波切掌握真正佛法,一定會實現她的預言的,除非她沒有學到真正的佛法,那預言才會成為空話,否則金巴仁波切怎敢用賭誓來宣言!

三月一日金巴仁波切接受他的父親大法王的灌頂,傳她「釋迦佛陀甚深般念文殊開智法」。三月三日西藏的阿寇娜摩仁波切、白人的扎西卓瑪仁波切、覺慧等法師和一真等共十三人在金巴仁波切準備造景藝術的底板上簽了字,當天下午洛杉磯時間四點十三分在一片南無本師釋迦牟尼佛及南無文殊菩薩的稱號中將底板送進造景亭中,他們說佛法的偉大真是不可思議,五個月後,也就是2004年8月之前,金巴仁波切將用她的藝術作品著作來向眾生回答來源於真正佛法智慧的展現。金巴仁波切這一世的第一個造景作品名為「青藏西域」,是寫實風景與童心化境的韻味

  1. 金巴仁波切九歲時所做的佛法開示
  2. 世界出現開發智慧的大奇蹟
  3. 實在神奇! 金箍棒從天而降!

一.金巴仁波切九歲時所做的佛法開示

“我今天呢講的是無常,無常是什麼呢?無常就是有情決定死、無情決定滅。有情是什麼?有情就是有生命也有感情的,比如說人類、動物類、細菌類,就包括六道輪迴裡面的眾生,都是有生命有感情。那有生命有感情的眾生到最後會怎麼樣呢?一個字:死掉!只有死掉! 無情決定滅。無情分兩種:一種是有生命但是沒有感情;另一種,是沒有生命也沒有感情。有生命沒有感情的是什麼呢?花、草、樹都是有生命但是沒有感情,沒有生命沒有感情的,如山河大地、路上跑的汽車、現在住的房子、就包括你們現在穿的衣服、戴的首飾,都是沒有生命也沒有感情。有生命沒有感情和沒有生命沒有感情的東西,到了最後都會壞掉、無常掉。 那你問金巴仁波切,有一些東西,我看得到它無常,但有一些東西,我怎麼看不到?有一些東西,你看不到是為什麼呢?因為它們太細,顯微鏡都看不到,你肉眼根本看不到,但是我們看的到的東西跟看不到的東西到最後都會壞掉、死掉,就包括你們人類都會死掉。 那你又問:那我們死了又去哪裡呢?當然去一個又悲哀又痛苦的一個國家。那是哪裡?那當然是六道輪迴裡面。六道輪迴裡面真的好痛苦、好痛苦!六道輪迴分三善道和三惡道。三善道是什麼?人道、天人道、阿修羅道。三惡道呢?地獄道、餓鬼道、畜生道。在那里天天真是悲哀呀!真的好痛苦!畜生道大的吃中的;中的又吃小的;吃來吃去,下一頓要吃什麼它們知道嗎?不知道!那餓鬼道就更慘了!餓鬼道不論吃多少總吃不飽,天天餓著一個肚子,餓得心慌。地獄道就更恐怖!地獄道,上刀山下油鍋簡直是痛苦。那你問金巴仁波切:天人道不是可以活很久很久嗎?它怎麼會無常掉、死掉呢?天人道可以活八萬四千劫,但是到了最後,一個字:死掉。只要是在六道輪迴裡面的眾生,到最後只有一個字:死掉! 那你又問,有沒有一個國家是那種又幸福又快樂又不會死的呢?那當然有,那是哪裡呢?那就是“常”的世界,“常的世界”又是哪裡?“常的世界”當然是我們偉大佛陀住的國家,那是哪裡呢?那是佛國淨土!佛國淨土那裡,天天快快樂樂幸福無比,那裡是個“常”,不會“無常”的,那裡是不生不滅、不來不去的一個國家,就是不再出生也不再死掉的一個國家,那你們怎麼樣才可以去那裡呢?當然你們要學好佛法才能去,但是,不要假修行,騙騙大家,騙騙眾生,就能去一個常的世界,你們要用一個真正的心學好佛法,你們就一定能去一個常的世界,而且是“一定”,不是“比如說”,一定能去常的世界,只要是你們學好佛法,一定能去,但是不能用假修行。 那我們到佛國,這個“常”的世界,大家已經知道是極樂世界,東方琉璃世界,南方寶生世界等十萬億嚴淨佛土,也就是佛菩薩們住的國家,什麼叫國家呢?以國為家,心境大同,平度中庸就是國家。當然我們說的是佛國,但這個佛國是針對一般粗質,就是普通智慧的人講的,萬一要對某一些上乘根器的修行人就不是這種說法,就不是淨土的概念為佛國了;那所謂的“佛國”是“第一義諦”,“第一義諦法性真如”。如果要明白這個佛國在什麼地方的話,必須要明白不二法門的真諦,就是“不住空不入有”的無為真諦,不是有為二邊,不是二邊怖。我的知見是“三世有為皆空幻,無始諸相為實有”。既然三世皆空,過去現在未來如幻,為什麼又實有呢?古德們說:言空啊,莫如說有,實有是因果,惑業之有,俗諦中有,但在真諦中無,因此我們在俗諦上無掛礙。俗諦即是幻有,在真諦中不執法性,自然就會無所得,無得就是無執,兩邊都不執,法性也不執,染心就成了淨心,這就進入般若智照。講多了大家也一時聽不懂,所以我以後再慢慢跟大家講。 你們要怎麼去一個常的世界呢?當然學好佛法才能去,像我們阿寇拉摩師姐,可以把瑪尼石在天上飛。你以為她學到這裡就停止了嗎?不要以為自己的證量已經達到這麼高就不學了,你就停在這裡了!中國有句成語“半途而廢”,半途而廢走到半途就回去了,這怎麼行!這跟學佛法一模一樣!阿寇拉摩師姐可以把瑪尼石向天上飛,但是她學到這裡就不學了嗎?這樣子怎麼可以去個一個“常”的世界?你們說對不對?(眾:是!) 不要說停到一個階段。好!你們覺得自己的功夫已經已經夠高了就不學了,你們這樣子是錯誤的,你們要一直學,學一輩子。你們把金錢那些拋開,那要幹嘛呢?學好佛法!不要說我現在沒有錢,怎麼辦?你學好佛法自然就會有一個很好很好又幸福而且又不會死掉的國家,那就是“佛國”:“常”的世界。所以你們要把那些拋開。那你們應該好好學好佛法,但是你們要用一顆真正的心,不是假心,說騙騙師哥師姐,騙騙大家,騙騙眾生,這樣子就可以了。那是錯誤的!你們要用一顆真正的心,學好佛法,你們就一定能去一個常的世界。我很慚愧,就講到這裡,因為我講多了大家你們也一時聽不懂,所以我以後再慢慢跟大家講。 

二.世界出現開發智慧的大奇蹟

H.H.第三世多杰羌佛 佛法

世界出現開發智慧的大奇蹟

非天方夜譚 轉神話為驚世事實 提前實現斷言

金巴義培珠 獲紐約藝術學院認證為國際級藝術家

天天日報 2004/5/11

僅12歲的西藏轉世仁波切。今生完全從未涉足藝術,前後只用了2個多月時間從事造景藝術創作,其作品已通過美國最權威藝術機構的審查,並認證其在藝術上的巨大成就。

『記者記者蘇靜蓉報導』

西藏轉世活佛,十二歲的金巴義培珠仁波且的雕塑造景藝術作品,於二零零四年五月十一日通過美國權威的紐約藝術學院審查,確證她的藝術作品達到高度國際級水準。一個年僅十二歲的國際級藝術家由誕生!早在今年二月二十九日,金巴義培珠公開接受記者採訪時作驚人斷言:在她父親 仰諤益西諾布 雲高大法王 以大智慧法為其傳法後,她將爆發工巧智慧,雖今生從未涉足藝術行列,更不知藝術從何入手,但她已決定,五個月內,即今年八月前,將創作出世界一流水準的造景藝術作品。到現在,金巴義培珠才用了兩個多月的時間,已然提前實現她的斷言,“青藏西域”“藏雪湖山”“生命源流”“彩玉玄乎”的精美絕倫的國際級高水準雕塑造景藝術作品已呈現在世人眼前

義培珠又名金巴義培珠,生於一九九二年八月,十二歲,大法王 仰諤益西諾布 雲高大師 之女,前世法號是金巴赤珍珠,今世法號為金巴義培珠。她的兄長恒公仁波且今年十五歲,他因其精美的造景藝術於今年二月被英國皇家藝術學院確認為傑出的少年藝術家。

記者瞭解到,在今年三月一日之前,金巴義培珠仁波對造景藝術一無所知,連她兄長創作時用的是什麼材料都不知道,卻竟敢誓言要在數月內成為國際級的雕塑造景藝術家,何其驚人的斷言!她對記者說:“我的父親是當世的大法王,在世間法而言,是我心目中偉大的父親,出世法而論,是金剛總持。他將傳給我如來正法,我的工巧明即刻可以爆發,做造景是輕而易舉的事。”這些話,我輩凡夫聽之恍如一步登月,平地升天的神話,人世間的哪種藝術或技術不是經年累月,漫漫長期研習而得?卻有乳臭之童妄言0+5=100的天方夜譚?但畢竟,天方夜譚並非空穴來風。

三月一日金巴義培珠受父親 雲高大師 傳以“釋迦佛陀甚深般念文殊開智法”,三月三日她開始利用課餘時間創作。創作前,有包括大活佛大法師在內的十三個人在她的作品底板上簽名,以證實她開始創作的時間。才過去兩個多月,金巴義培珠以高難度的技藝完成了創作並通過了權威紐約藝術學院頒發了確認證書認證為高標準國際級水準,提前實現了她驚世駭俗的預言,神話般的事實擺在了人們面前,轉神話為驚世的事實。

今年四月十八日,受國際佛教僧尼總會邀請,金巴義培珠展現突發之書法工巧,舉行了一場有一百多位高人活佛法師和專家學者參加的“簽名法會”, 之前她從未涉及過書法藝術,卻在簽名法會獨佔群英,所造逾150人的英文簽名,個個筆力超然,驚攝四座。她不需要任何設計思考,提筆疾書卻美妙各異。法會主持人請在場高人學者上臺簽名與金巴仁波且做比較,並確定金巴仁波且所造簽名定會比他們自己簽寫了幾十年的簽名更美,現場一百多人看過她的書法,駭然汗顏,無人敢於登臺應書,個個自愧不如。

到底要具備什麼樣的力量,才能對不知之事作確定判言?金巴仁波且和法會主持者根本不瞭解在場一百多人的簽字如何,水平幾許,怎麼就敢於斷言金巴義培珠書法他人的簽名,一定勝於他人簽寫自己名字幾十年的功夫呢?一個兒童小女孩竟然勝於幾十歲的大活佛大法師、博士教授、專家學者們!勝於一個兩個,許是偶然,但事實是一百多位學者高人,人人歎服,個個稱奇!更何況她在此之前的十二年歲月中從未研習過書法,尤其是英文,卻突然間把一百多個名字寫得美妙非凡又風格各異,這不應該明白小孩的超人聖智?難道不是來於真正的佛門大法嗎?否則小孩又怎能獨佔群儒,無與倫比?否則小小學童又怎敢絕對確定自己能在幾個月內將一門完全不懂的高難度雕塑造景藝術施展到世界一流?見到她巧奪天工的造景和書法藝術,你不能不驚嘆,造景作品中各種逼真的景致,質感韻味已然亂真於大自然而造化超于自然之美,你如何想像得到它們出自手工?更何況出自於一個年僅十二歲的小女孩之手,且僅僅用了兩個月中的時間?是怎樣的偉大正宗佛法在她身上放射著光明?這實在是人類的奇蹟!金巴義培珠不是什麼世間所謂的「神童」,而是因承佛法的力量在平凡世間實實在在創造了一個奇蹟!那是正知正見的聖者!承襲于 仰諤益西諾布 大法王的真實佛法傳承,如同一顆放射萬丈光芒的明珠,讓這位十二歲的轉世仁波且於兩個月內便生發出衝破世間一切阻障的強大智慧力量,成為國際級藝術大家!同時也讓世人有此福緣得見這樣精美的藝術和書法佳作,以及真正般若大智的展現。

3.實在神奇! 金箍棒從天而降!

轉載自洛山磯時報二00五年三月五日記者楊慧君報導

一支放光金箍捧從天而降直立大地,神奇極了,就是沒有看到孫悟空,難以科學解釋,像這張照片中的景像是記者當時拍到的真實現場。

這是在二零零五年二月二十八日記者有幸到洛杉磯顯宗暨密乘總持仰諤益西諾布大法王的甘露衣缽壇場禮佛,壇場內正中供奉的是長壽佛唐卡,身珊瑚紅色頭頂是綠色的光環,左右為麻哈嘎拉與吉祥天母密宗護法菩薩,壇場的另外一邊是綠度母壇城立體唐卡,度母全身綠色坐於雲端,二十一尊度母嚴飾法威排列主尊身後,大梵天王(四面佛)及天龍八部在前及兩旁威神護駕,另一邊則為仰諤大法王弟子的幾間關房。

禮完佛後大約是下午三點多記者步出內壇場正門,門外綠草如茵,池水川流,大樹昂立,外壇場亦如是美麗,此時記者看見陽光明媚,蔚藍天空雲彩變化感覺甚為奇異,一片祥瑞之象,於是隨手拿起相機拍攝壇場正門口天空聖境,就在這時瑞風吹起,隨著雲海波動,說時遲那時快,就這麼一下從天空藍色天頂間插下了一根強力輝光耀眼的紅色擎天柱金箍捧,擎天柱有碗口粗大,柱子向四周發放出強烈並清晰可見的銀白色放射性豪光,這擎天柱就直立在我的面前,猶如百萬丈高的大型日光燈管,直透天頂,在強力的太陽光下,其光度遠遠超過太陽光數十萬倍,完全是一個活生生的物體在我眼前,這支光柱面對佛堂的正門中央,光柱自空中直下地上,紅光慢慢散發遍灑內壇場門口,當時我全呆了,等回過神來,立刻按下快門,從鏡頭中看到關上門的壇場門口有許多圓形物懸浮,光柱周遭有放射狀的光絲,光線極強,其中一個綠色法輪巨大搶眼,在上下左右旋動,如大法王平時所用的金剛輪一個樣,想來此一定非普通聖處,若不然,怎會有此瑞象境顯,而這瑞象之拍得完全是在看得清清楚楚自然而得,可惜仰諤大法王並不在此地,也無人通知記者有何瑞象,完全是記者自己信步一人在外壇城欣賞風景時發現天降異象擎天金箍棒從天降下時所拍的聖蹟。我為此,通過關係在電話中請示大法王開示這次表法是代表甚麼因緣?大法王說:「我是一個慚愧之身,有甚麼功德表法哦!佛陀的偉大,才是你們應真心誠意去面對。」

金箍棒再度從天而降 女記者昏厥

洛杉磯時間2005年3月21日,金箍棒放出巨大虹光,再度從天而降直立大地。記者現場拍下實景。

轉載自台灣日報二00五年三月二十五日記者楊慧君洛杉磯報導

洛杉磯時間二00五年三月二十一日,放出巨大紅光的『金箍棒』,再度從天而降直立大地!其光度之強,遠勝太陽。它出現時,太陽立時發出五彩光環,更神奇的是,天空雲層間竟出現奇特的藏文字母。記者現場拍下了真實情景。早在三月五日的洛山磯時報上,已刊登過關於天降『金箍棒』的報導,那是記者於二月二十八日,在位於洛杉磯的顯宗暨密乘總持仰諤益西諾布大法王的甘露衣缽壇場,突然見到一根耀眼奪目且粗大放著紅光的通天棒,似如孫悟空的金箍棒,其四周散發出紅色放射性豪光,從藍色天空直插大地,面對大法王佛壇正中央大門,似有百萬丈長度,無法估量,當場被記者拍下並報導。記者在電話中向大法王請示這一因緣,是法王何種功德的表法,大法王未多做解釋,只說:『我是一個慚愧之身,有什麼功德表法哦,佛陀的偉大,才是你們應真心誠意去面對的。』

但記者總覺得這其中奧妙非凡,此甘露衣缽壇場定非普通聖處,尤其聽出家僧人說此棒哪裡是凡間的東西,便很是後悔當初應試著抱住金箍棒,或許能得到奇異的好運。於是,為了繼續觀看這一幕,記者特地在壇場關房住下,每日拿著相機期待天空再現這一奇景,可惜每天都是失望。三月二十一日,南加州天氣晴朗,中午,記者信步走到壇場後院想曬曬太陽,門外綠草如茵,池水澄碧,記者坐在池邊仰望天空,卻見雲層排列井然有序,十分吉祥,這與二月二十八日拍到『金箍棒』前的瑞相類似,於是立刻取出相機,並拍下了天空的祥雲,此時台灣來的吳秀英亦走上庭園。不知過了多久,記者開始覺得眼前冒著五顏六色的金花,天空中雲在不斷變化,突然,一根帶有紅光的擎天柱從藍色天空徐徐降下,直插在甘露壇場的正門中央,離我的面前大約十幾米遠,耀眼明亮無比,太陽的光芒被大幅度吃掉,而且開始變色,太陽周圍呈現出五彩光環,天空的雲朵也頓時變成了紅黃藍綠紫的五彩祥雲。『唰!』的一下,壇場的房子變成了紅色。我心中極度的激動無法按奈,喀嚓一下按下了快門。此時我唯一的想法是:「機會到了,趕快衝上去抱住它!」就在啟動念頭這一剎那,這通天金箍棒放出更強烈的光來,我只覺得眼前一片空白,什麼也不知道了。當我醒來時,大家正在拼命喊我的名字,給我灌熱水,據大家說,我是已經昏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了。徹底清醒後,我們第一件事情就是立刻將照片印出觀看,當時在壇場的關珠發現照片上雲層中有密宗護法金剛頭像,彭郁雯則發現,在照片上方,就在『金箍棒』的右邊雲層上端,有三個奇特的文字狀物,呈白紅藍三色,十分清晰。經查閱後得知那是『嗡、啊、吽』的藏文字,代表佛的三密,為佛菩薩體性。在場的還有吳秀英、葉桂蘭、彭億鈞、彭億博、陳佩君、王雅玲、劉慧婷等人都一一觀看,無法理解這一奇異現象。這一奇特現象的出現,讓很多人雲集在這裡,在眾人的議論中,有讚嘆,有激越,有人質疑問,為什麼兩次拍到『金箍棒』的人都是我而不是別人拍到?我不禁感到難過,更覺得人的可憐。我從事新聞工作數十年,以尊重事實為原則,這是我的職業品德,也是我的為人準繩。至於你們要如何曲解我的形象,我只能以這種最大眾通俗問心無愧的方式來告訴你們,記者在此文中公開發誓:「我是真真實實看到甘露衣缽壇場的大門正中有紅光棒自天而降,是我親自用相機拍下此一情景。若有半點虛假,就讓我一世於顛沛流離的苦難中掙扎。若為真實,便希望我與見此文者同享平安幸福,更希望由我的筆下,為更多的人帶來真知灼見與人生的順暢吉祥。」

其實我對這種現象也很難理解,也疑惑,認為這是一種外星人的什麼測度,或者是現代高科技的什麼試驗,要不然就是陽光的折射形成的光柱,但是,如果是這樣,為什麼又會出現佛教的種子字呢?有什麼高科技竟然能發出近兩呎粗大的光柱竟比太陽的光還強呢?為此,我再度打電話給大法王,問他曾經見到過這種聖境沒有?大法王說:『我慚愧啦,沒有見到過聖境,看到的都是幻境。』我覺得我是一個幸運的人,兩次見到這一聖跡,大法王雖然是巨聖,可惜兩次聖境他都錯過了。

文章來源:

https://history-of-buddhism.com/2020/11/18/神秘的佛法智慧

依法圓福慧 : https://history-of-buddhism.com/

2 replies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