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門觀察

「佛門觀察」說說神通 2:古今高僧展神通,他們是邪師嗎?

「佛門觀察」說說神通 2:古今高僧展神通,他們是邪師嗎? 

佛門觀察」說說神通(1):佛經如是說神通,也是入魔嗎?

【編者按】不知從何時起,佛教界傳出一股反對神通的潮流。比如,有人說:“神通不可持”“持神通者就是邪教”“只有邪師才炫耀神通”“佛講法從不用神通,我們的祖師大德,從不用神通”,甚至有人說神通談都不能談, “談神通會成魔”等等。

而初學佛者往往對“神通”二字,既充滿好奇和探秘心理,又望而生畏,談神通色變。那麼,佛教到底是否主張神通?佛弟子應如何看待神通?

為此,即日起《佛門觀察》將從《佛經如是說神通,也是入魔嗎?》《古今高僧展神通,他們是邪師嗎?》《什麼是佛教神通?佛教神通能了生死嗎?》三個角度,分三篇文章來“說說神通”,敬請讀者關注。

下面談的是關於神通的第一個話題——佛經中是怎麼宣說神通的?

佛陀住世時親說真諦妙理,佛陀滅度後,由弟子們集結,對佛陀的教言進行複述、整理、匯集而成佛經。佛經是佛教徒學佛的理論基礎和修行指南,那麼佛經中是否宣說過神通?又是怎麼宣說神通的?

下面摘錄幾段佛經中有關神通的論述。

《地藏菩薩本願經》裡第一品就是:忉利天宮神通品第一;在《囑累人天品第十三》有“地藏!地藏!汝之神力不可思議”!這裡就有釋迦世尊讚歎地藏王菩薩的神通不可思議。

《勝天王般若波羅蜜經》:“一切佛法,無不修行、無不證見;以神通力,用一毛髮能舉閻浮提,乃至四天下、三千大千世界,乃至無量百千世界;能於空中取種種寶,施諸眾生。

《文殊師利所說般若波羅蜜經》:“皆悉住於不退轉地,久已供養無量諸佛,……以自在神通遊諸佛世界,放無量光明,說無盡妙法。”

《大般若波羅蜜多經》卷一:“爾時世尊正知正念。從等持王安庠而起。以淨天眼觀察十方殑伽沙等諸佛世界。舉身怡悅。從兩足下千輻輪相。各放六十百千俱胝那庾多光。”

《大波羅波羅蜜多經》初分緣起品第一之一:“皆阿羅漢,具足成就四無礙解,凡所演說辯才無礙,於五神通自在遊戲。”而且明確有一句:“爾時,世尊現神通力。”

《大寶積經》卷二十九:“時有菩薩名無希望垢藏。與九萬二千諸菩薩眾。恭敬圍繞從空而來。……爾時無垢藏菩薩。手持七寶千葉蓮花。至如來所頭面禮足。白佛言。世尊。……致問無量。少病少惱起居輕利安樂行不。作是語已。即升虛空結跏趺坐。”

《毘婆屍佛經》:“如是彼佛為彼二人現三種神通。令發精進趣向佛慧。

《佛說長阿含經卷第一》:“諸賢比丘,神通遠達,威力弘大……”

《妙法蓮花經》卷一:“爾時佛放眉間白毫相光。照東方萬八千世界。靡不周遍。”

《修行本起經卷上•現變品第一》讚歎到場的都是阿羅漢:“已從先佛。淨修梵行。三神滿具。六通已達……”

《雜阿含經》四九四經中更為直截了當說:“比丘當知,比丘禪思,神通境界,不可思議,是故比丘當勤禪思,學諸神通。”

……

以上摘錄的內容只是佛經記載佛陀在度化眾生過程中宣說神通、示現神通的滄海一粟。

幾乎每一部佛經中都有神通與佛陀聖蹟的記載,並明確要求弟子要“學諸神通”。經中明明記載了佛陀宣說神通、運用神通的諸多實例,又怎麼可以說“佛講法從不用神通?”如果談神通、展現神通就是魔,那麼,佛經三藏十二部豈不成了最大的教眾生成魔的邪書了?佛教豈不是成為最大魔教和邪教了?娑婆世界佛教教主釋迦牟尼佛,豈不是成為最大的魔頭和邪教頭目了?!

顯然,以邪見說“神通不可持”“持神通者就是邪教”的人,已經在嚴重謗佛謗法,實則其自己就是邪魔妖人卻不自知了。

誠然,佛陀為防止佛弟子執著神通境界,產生執相偏見,故告誡弟子不可執著神通。如《楞嚴經》中,針對五十陰魔出顯,世尊告誡弟子:“不作聖心名善境界,若作聖解即受群邪”。這段經文是指行者在禪修過程,在快要證入空性真如階段,對自然生髮的各種境界,不可執著和貪戀,不可作為證得聖道之解,此時要“佛來佛斬,魔來魔斬”,否則,“若作聖解即受群邪”,就會給邪魔以可乘之機而妄失正道。《楞嚴經》中講的正是對治“受群邪”,避免入魔的方法,並不是說沒有幻化神通現象,更不是否定神通、反對神通。

這猶如我們煮飯。吃到香噴噴的米飯是我們的目的。但煮飯過程中會出現水開、冒泡,蒸汽從鍋蓋蒸騰而出,還伴隨著米飯的香味。這些都是米粒變為熟飯過程必然要出現的現象。是否我們可以說,煮飯過程中這些水蒸氣,鍋裡飄出的飯香味等現像是不能有的,否則所煮的飯就不能吃呢?估計只有那種持“白馬非馬”論的愚人會如此說吧。

同理,神通現像是修行人由凡轉聖過程中必然出現的中段現象,沒什麼可怕,也沒什麼好執著好奇和神秘兮兮的。執著神通會入魔猶如愚人煮飯只喜歡看蒸汽,聞香味而忘記自己目的是把飯煮熟,吃到飯,最終不僅餓肚子,還會將飯燒焦,鍋燒壞一樣。

佛弟子當知,不執著神通與不講神通、不持神通、不顯神通是絕然不同的概念,二者有本質上的區別,不可混為一談。我們的目的是為了成就解脫,絕對不是為了神通變化,但是如果沒有中間階段的神通現象,我們是無法成就解脫的!猶如我們煮飯目的是為了吃到飯,而不是執著煮飯過程的蒸汽現象和飄出的飯香。是故,若一知半解,把不執著神通誤認為是不講神通、不顯神通、沒有神通,那就大錯特錯了。

佛弟子當知,現在是末法時期,名聲大、地位高而實際上並未證聖的“高僧大德”太多太多,他們往往亂解經義卻到處“講經說法”、出書發碟,佛弟子千萬不可輕易聽而信之,隨而從之,以訛傳訛,人云亦云,以免無明造業,犯下謗佛、謗法之罪。

未完待續,敬請關注本系列二《古今高僧展神通,他們是邪師嗎?》

撰稿:合立、東山 責編:佛前燈

  1. 「佛門觀察」說說神通 2:古今高僧展神通,他們是邪師嗎?
  2. 「佛門觀察」說說神通3:什麼是佛法的神通?》

1.「佛門觀察」說說神通 2:古今高僧展神通,他們是邪師嗎? 

【編者按】:《佛門觀察》上一個話題《說說神通:佛經如是說神通,何以入魔?》,重點談了佛經中諸多佛菩薩展顯神通的記載。今天談的是神通的第二個話題——古今中外的高僧大德在度化眾生過程中,是否運用、展現過神通?

有諸多不通經教者說“凡是展示神通的都是邪師”或說“只有邪師外道才會炫耀神通”。而佛史以來的事實卻是,佛菩薩為救度眾生必然以各種身份,各種形式降世娑婆。古今中外許多佛菩薩應世的高僧大德在渡生中,經常運用神通、展現過神通,難道這些聖僧也是邪師外道嗎?

我們先看看,“達摩祖師一葦渡江”的公案:禪宗祖師達摩與梁武帝會晤後,知此地因緣未熟,便欲離去北上。行至江邊時,看到了梁武帝派來追兵,於是在江邊折了一根蘆葦投入江中,化作一葉扁舟,飄然過江去了開封。

我們再看看,聖僧鳩摩羅什成婚美談。鳩摩羅什尊者被逼娶妻,弟子們想效仿。為此,尊者讓弟子們吞一碗針,說“吃得下針便結得婚”。當然沒人敢吞,但尊者卻一口氣將那碗針吞進肚裡,然後針一根根從他全身的毛孔裡面跑出來,弟子們駭然知錯。

還有漢朝時期,維摩騰與竺法蘭尊者來到長安,為了增長大眾對佛教的信心,躍身虛空,顯十八神變,從而在佛、道第一次鬥法中獲勝。由此,漢地建立了第一座佛教寺廟——白馬寺。

還有禪宗六祖慧能向地主陳亞仙欲化地,陳亞仙只給一方手帕大的地,六祖慧能便施展大神通,一塊手帕拋向空中漸漸變大,蓋住六座大山。

還有,蓮花生大師、宗喀巴大師、阿底峽尊者、無我母大師、帝諾巴祖師……這些古德祖師們,在度化眾生的過程中,個個都展現過常人難以想像的神通威神之力。

比如:當初,密勒日巴大師棄外道求佛法拜師之初,見瑪爾巴大師從水桶裡抓起一條活魚放到嘴裡活活吞咽腹中。密勒日巴見狀頓生離去之心,此時忽聽瑪爾巴大師說道:“魚兒啊,不是我不慈悲救你,是有人見不得我救你。”只見瑪爾巴大師施展神力將魚兒從腹中吐入水中時,魚兒當即在水中歡快地遊著。密勒日巴再回頭察看水桶裡的其它魚兒,個個翻著白肚奄奄一息。見狀大驚,當即叩首祈請瑪爾巴大師救度這些奄奄一息的魚兒。

密勒日巴祖師為超度一位生前曾大力供養佛法的藏人,施展神力降服西藏苯波派教徒,並率眾人到山谷,在一塊幹牛糞的旁邊呼叫亡者的法名。這時,牛糞下面便爬出一條小蟲,直向密勒日巴祖師飛來。原來,亡者已經轉生為小蟲。密勒日巴祖師施展神通超度小蟲,小蟲身上發出一條細長明亮的光芒飛往極樂世界。

又比如:1900年,長安當時正值伏天八月,瘟疫肆虐,腐爛的屍體臭氣熏天。虛雲老和尚憐憫眾生,在臥龍禪寺修法降雪,果然漫天飄起了鵝毛大雪。慈禧太后倍受感動,跪在雪地向虛雲老和尚頂禮叩謝。

又比如:峨眉山九老洞住持、佛教南傳中國第一站、霧中山接王寺方丈果章老法師,1994年在紅豆杉樹下作法,頓時紅光一閃,樹葉嘩啦嘩啦作響,頃刻間樹上的上萬條蛇無影無蹤。2015年,107歲的果章老法師坐化圓寂。圓寂後的第十一天,有不法之人用針刺其血管,當下鮮血流出,表肉身菩薩之證境。

總之,佛史以來,從釋迦佛陀到那些佛菩薩應世的高僧大德,運用神通、展現神通的實例舉不勝舉。翻遍所有三藏經論,找不到任何一句佛陀的教言說佛法不要神通,而且每一部經裡都有神通示現。

那麼,說“持神通者就是邪教”“只有邪師才炫耀神通”“佛講法從不用神通,我們的祖師大德,從不用神通”的人,還堪稱為佛弟子嗎?他們不僅在謗佛謗法,還在謗僧。

也許有人會說,真正的高僧大德的確神通廣大,但都會深藏不露,秘而不宣,雖擁有神通卻不示現於世。

但佛教法義還規定,在聖者師父給弟子做內密灌頂傳法或更高深佛法灌頂傳法時,則必須要有相應“師資境”的神通表法,以幫助佛弟子確認真假灌頂和是否成功灌頂。如果無法表現出“師資境”則表示此師不是真聖者,或灌頂不成功。

這種規定的“師資境”表法是那些“以凡充聖”的邪師騙子根本無法展現的。這也是當前一些邪師騙子極力反對神通表法和“聖證量”的原因所在。自己沒有聖證量只好反對聖證量。

也不可否認“神通渡不了眾生,智慧與方便才能渡眾生”。然而,真正聖者已斷我執或“我法二執”,絕不會為炫耀、賣弄而施展神通的,其顯皆為“方便之用”,由當下因緣所定,當藏則藏,當顯則顯,一切看是否有利於利益眾生,並不是一味的深藏不露。只有凡夫俗子或邪師妖人才會認為,佛菩薩為利益眾生的神通表法是在“炫耀神通”。

比如,維摩騰與竺法蘭尊者與道教鬥法,如果不施展神通怎麼能夠獲勝?怎麼可能讓大眾生起信奉佛教的信心?難道佛教的神通還抵不過外道的神通嗎?如果高僧大德們具神通而都是深藏不露,那麼多神通實例是如何被人發現而載入公案的?

末法時期,各種偏知邪見、歪理邪說層出不窮,佛教徒一定要清醒頭腦,對各種誇誇其談的“大德學說”,千萬不可輕易聽信,而要以佛陀教戒為準繩加以甄別,以免誤入歧途,浪費了暇滿人身。

轉載自:今日頭條 佛教新視野/ 撰稿:合立/ 編輯:佛前燈

重要提醒:本文僅代表作者的學佛知見和個人受用感悟,只有恭聞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修學《極聖解脫大手印》、《藉心經說真諦》和《什麼叫修行》,才是最正確、快捷的成就之道。

2.佛門觀察說說神通3:什麼是佛法的神通?》

佛門觀察】說說神通3:什麼是佛法的神通?

什麼是佛法的神通?簡單的說,佛法神通就是在學修佛法過程中證得般若妙智,獲證了超過凡夫的聖力,這種超凡的力量被稱作佛法的“神通”。

一、佛法神通是一種力量,不是怪力亂神

當今佛教界很多人把怪力亂神,或修煉氣功等外道功法產生的幻相當作佛教神通,這是對佛教神通的嚴重誤解。社會上的一些氣功師、催眠師等,他們利用“心歸一念”產生定力的時候,也會產生神通現象,但這種神通是有限度的,只能對“情世界"(即有感情,有神識如人、動物等)起作用,而對"器世界”(即無感情,無神識如物體等)是不起任何作用的。

佛法神通是聖神通,是般若妙智,真空妙有之用,是佛法力量的體現。佛經記載,在佛法修持證道過程當中,能引發天眼通、天耳通、神足通、他心通、宿命通、漏盡通這六種神通。凡是證道的聖者,個個都具有超凡的神通證量。但我們又必須清楚的認識到,即便佛教神通也是幻化而不可執的。證得神通不是我們成就的目的,“神通與成就解脫完全是兩回事,無論有多大的神通,也不屬於成就解脫的本質,而圓滿福慧,證空性真如,生死自由,才是成就的目的”(摘自南無羌佛所說法《淺釋邪惡知見和錯誤知見》)。但如果一個人在學佛修行過程中連神通這個中段現像都沒有產生,何談證聖,談何了生死?

其實,神通本無正邪,關鍵是神通來瞭如何去對待他。如果不能樹立正見,神通來了而執著神通,則必受五十陰魔或天地魔之侵擾,妄失正道,這樣就成了邪魔外道的神通了。是故,佛法神通與外道、魔道神通本質區別在於佛法有“漏盡通”。也就是“諸漏已盡”,正因為佛教有“漏盡通”,所以佛教的神通能了生死,外道的神通則無法了生死。

而要獲得真正能了生死的佛教神通,就必須在具備了前五種神通的基礎上,不執神通而歸於正見深入修持,進而獲證唯有佛教才有的“漏盡通”。也就是說,作為正修者儘管具備神通,但明白神通是幻化不實,住入神通境而不執著,見神通而不失正見,才能獲得漏盡通。

外道的神通在生死無常面前是絲毫不能生用的,縱然大羅金仙神通廣大,黃龍禪師點化呂洞賓也只是"守屍鬼"而已,無法了生死的。至於那些魔術表演或民間那些“養小鬼”、飛精附體、怪力亂神就更不值得一提了。

二、佛法的神通是證聖的表法,不是空洞理論所能比擬的

佛弟子在如法修行修法趨向成就解脫的過程中,就會自然產生超過凡夫的神通聖力,這種神通聖力,決不是說在嘴上的空洞理論,而是要有看得見摸得著的實證功夫。

比如:大成就者開初仁波且禪定顯赫,修攤屍拙火定,以紅外線熱感應攝影儀探測拙火升溫,體溫升達華氏197.4度(攝氏92度),已達三段拙火;還是這位聖者,以88歲高齡參加佛教“拿杵上座”道量測試,用他三根手指頭已骨節折斷變形的右手,單手拿起了200磅金剛杵上基座,展顯了其聖力,遠超亞洲第一大力士呂瀟和龍武,驚駭世人。

南無羌佛的聖力更是舉世無雙,羌佛單手舉起434.8磅重的金剛杵懸空13秒,上超“拿杵上座”59段,無聖可及。有一對佛弟子夫婦在海內外各大媒體上發佈公告,懸賞2000萬美金邀請全世界大力士前往聖蹟寺打破羌佛的聖力記錄,可是至今依然無人能及項背,領走這2000萬美金的懸賞。

關於南無羌佛的神通聖蹟表法更是不勝枚舉。比如:羌佛請眾佛陀從虛空中降下真精甘露;請阿彌陀佛現於弟子麵前,為弟子摸頂傳法,授記往生西方極樂;

又比如:羌佛代眾生受苦時身體蒼老到80多歲的老翁形象,卻能在10多分鐘內返老回春到20多歲,變成一個法相無比莊嚴的青年形象;

又比如:羌佛修法讓弟子到極樂世界參觀後,與阿彌陀佛約定好7天后往生,回來與家人告別後如期往生淨土;

又比如:佛降甘露法會上,當叮人兩口就會致命的百萬劇毒黃蜂飛臨法會上空時,羌佛卻告知所有參加法會的法師、活佛們,黃蜂不會叮他們,結果雖然眾人大聲持咒,黃蜂繞人但全程沒有一人被叮……等等

試問,哪個邪魔外道的神通能請佛降甘露?能請阿彌陀佛現在眼前為弟子授記傳法?這說明了什麼?那些無法體現這種佛法力量,只會空談理論的,只能說明他講的、傳的或學的是假佛法。

我們須知證得般若妙智,必具神通聖力。難道具如此聖力者是凡夫,是外道?而那些只會空談理論,無任何聖力可體現的反而是聖者?

三、佛法神通是利生的方便,不是炫耀工具

佛法的神通是施以方便教化眾生,弘法利生的工具。佛菩薩轉世的高僧大德,大悲無量,無私利他,絲毫不會追求功名利祿,因此,祂們決不會去炫耀、賣弄神通,而只有在因緣和合時,為了教化眾生才會示現神通施於方便。

正如《大方廣佛華嚴經•卷第一》中所說:“佛神力故。種種變化施作佛事……”

比如:釋迦佛陀曾施展無上之神通力,把殊勝無比的極樂世界清清楚楚呈現在眾比丘面前,大大增強了信眾學佛修行、往生佛國的信心;

又比如:維摩詰聖尊展種種神通,讓五百羅漢生起大慚愧心,發下大乘菩提心大願;

又比如:寶島高山族酋長過去是個忠實的基督教徒,南無羌佛當著酋長的面修法,聖母瑪麗亞頓然展現站在雲端,聖母讚歎南無羌佛的至高偉大讓酋長皈依佛陀,後來,高山族九個部落的人全部皈依南無羌佛修學如來正法。

又比如:虛雲大師欲恢復雞足山缽盂庵以利弘法,但當地眾人認為門前有一巨石是不祥之物而不敢前往,虛雲大師便招來百名僱工移動巨石,可因巨石根深無法撼動。虛雲大師施展神通聖力,不費吹灰之力將巨石移出,眾人震驚,從此十方信眾紛紛前來皈依求法……如是等等。

總之,神通是證得般若妙智真空妙有之用,是證聖的表法,是利生的方便。佛法的神通是聖神通、大神通,不是外道神通能夠比擬的。佛教的神通是能夠看得見摸得著的實證功夫。要明確,是聖者必具六大神通,缺一不可。只有修持真正的佛法才會產生神通聖力,才會了生脫死。

撰稿:合立

編輯:佛前燈​​​​

此文章連結:

https://history-of-buddhism.com/2020/11/25/「佛門觀察」說說神通-2:古今高僧展神通,他們是/

美國舊金山華藏寺:www.huazangsi.org
美國舊金山華藏寺FACEBOOK PAGE: www.facebook.com/huazangsi

依法圓福慧 : https://history-of-buddhism.com/

分類:佛門觀察

Tagged a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