釋迦牟尼佛

高僧普欽法師 燃心供佛 忘我獻身

高僧普欽法師 燃心供佛 忘我獻身

高僧普欽法師 燃心供佛 忘我獻身


  普欽法師(1905年—1960年)俗名潘榮堯,四川隆昌縣盤龍鎮人,幼年,父母相繼去世,跟隨祖母相依為命。聰慧過人,入學能過目成誦。一日在家中無意間看到祖輩留下的佛經,如獲至寶,夜夜誦讀,從而萌生了皈依之心,但是祖母含淚斷然拒絕,迫於無奈,普欽法師只得一心稱念觀世音菩薩聖號,希望能夠得到觀音菩薩的感應,讓自己走上解脫之路。後來據傳說,祖母在夢中得觀音指點,便准許普欽法師出家。

1919年,時14歲,在雷音寺依大明和尚披剃出家,賜名為欽,法號佛圓,願名大覺。

1923年,時18歲,在四川新都縣寶光寺從貫一和尚受具足戒。

1927年,時22歲,普欽法師來到成都後,開始追尋歷代高僧的足跡。

在此期間,曾北朝五臺、禮覲文殊。後承方德三居士資助,去江南參學,朝普陀、禮九華、去寧波拜阿育王舍利塔;從諦閑老和尚學天臺四教義,受太虛大師器重,入閩南佛學院深造。後去福建鼓山參虛雲老和尚,直至上海浦東第會寺、龍華寺、杭州花塢和天臺山、靈隱地等閉關。

1934年8月,法師返回上海,在浦東海會寺閉關。關中身上燃9炬燈、48炷香,持六字大明咒100萬遍。

法師自1923年出家以來,苦行15年,總計拜經30部,刺舌血寫經書大小17部,刺舌血寫咒80張,燃指供佛一根,燃心供佛一次,身體裡面燃燈供佛78炬,燃香供佛119炷,身上的肉割下來上供下施四次。法師曾經在成都三次割身肉救人,都讓人起死回生。其他念佛、禮拜、誦經、持咒的功德不計其數。而且,他在九死一生中,終於圓滿了要刺血寫《華嚴經》整部的宿願。後因抗日戰爭爆發,經江西武漢回成都,受根桑澤程和貢嘎活佛灌頂。

1942年,冬月初六,他跟察察堪布學光明大手印法。然後在貢噶寺閉關專修光明大手印,在三個七天當中親證法性,得到察察堪布的印證。然後辭別上師們返回成都。

1945年,農歷2月去四川通江縣大河壩講經,組織開發圓頂山茅蓬。在通江、南江、巴中三縣弘法前後四年,

1947年,在巴中縣成立中國佛教會四川省分會巴中支會,任支會主任。

1949年秋天,貢噶上師第二次到漢地弘法。經過成都返回康定時,普欽法師又隨上師到了貢噶寺。貢噶上師給他傳授無上大圓滿灌頂,然後傳他大圓滿黑瑜伽。這是噶舉教法中的不共密傳,上根利智能在七天中斷惑證真,超凡入聖。

並承太虛大師介紹,西渡雪嶺專求密乘。直到40年代末,共參拜九位活佛,得到藏傳佛教黃、紅、白、花各教派無上密法灌頂,證得許多殊勝果位。

1951年,到成都以醫濟世。

1960年,農曆三月初九法師於成都圓寂,世壽五十五歲。

普欽法師一生中,有很多感人肺腑、扣人心弦的事跡,在信眾中廣泛流傳。

高僧普欽法師 燃心供佛 忘我獻身
普欽法師(1905年—1960年)

  1935年,海會寺長跪佛前,發十大願,誓證菩提  


  普欽法師,1935年農歷6月15日,在上海浦東海會寺圓通關房內佛前,頂禮長跪,發十大行願:“南無上師,三寶慈悲攝受,弟子普欽,普為四恩三有法界眾生故,及我今生道緣難達目的故,決心今日(六月十五日)起至觀音成道日(六月十九)晚,再燃六燈。最後一燈。最後一燈之燈炷大如茶碗口,燃於心間,通宵繼明,將此身命供養上師、三寶,專為速滿弟子十大行願,即是:
  第一大願,願我來世,行菩薩道,至成佛時,常如文殊智慧……
  第二大願,願我一世,行菩薩道,至成佛時,常行觀音大悲……
  第三大願,願我來世,行菩薩道,至成佛時,常修普賢大願……
  第四大願,願我來世,行菩薩道,至成佛時,常發地藏大願……
  第五大願,願我來世,行菩薩道,至成佛時,常為秘密主,護持諸佛密乘……
  第六大願,願我來世,行菩薩道,至成佛時,常具法華經中所說六根莊嚴……
  第七大願,願我來世,行菩薩道,至成佛時,常為世出世間大施主……
  第八大願,願我來世,行菩薩道,至成佛時,常為無上醫王……
  第九大願,願我來世,行菩薩道,至成佛時,常居護法位……
  第十大願,願我來世,行菩薩道,至成佛時,為攝受濁世眾生故,願如釋迦世尊五百大願取娑婆。為攝受濁清凈眾生故,願如阿彌陀佛四十八願取極樂……
  伏願上師,三寶,於真際中,照知我心,憫我苦惱,念我愚誠,納我微供,滿我大願……”
  發願畢,復念一首發願偈,表明舍身命供養三寶的大悲大願:
  如來出世我沈淪,如來滅後我為人。
  今將身命供三寶,為證菩提度眾生。

法師燃心供佛   作偈日 : “如來出世我沉淪,如來滅後我為人,今將身命供三寶,為求菩提度眾生。”


  1935年農歷3月15日晚,普欽法師在胸間燃了一炬大智慧燈,燈炷像小酒杯那麼大,以此上供上師三寶,下濟六道眾生,來作財法兩種供養,以此供養行來滿自身的願。而且作偈說:“如來出世我沉淪,如來滅後我為人,今將身命供三寶,為求菩提度眾生。”他有很大的菩提心願,捨身供養,一心歸投三寶,目的就是求無上菩提,度無邊眾生。這就是他以獻身來滿自己的宿願。這樣燃燈大概兩小時左右。法師每一次燃燈都是用剪刀剪開身上的肉,把燈芯草插在肉裡面,上面注入清油。
  
全寺四眾弟子,齊集大殿誦經念佛,含淚求佛加持這位舍命供佛、悲願宏深的高僧。祈願這一驚心動魄、稀有罕見的奇舉功德圓滿。
  當時正什酷署伏天,燒得胸肉“吱吱”作響,皮焦肉綻;燈焰“霍霍”有聲,高達四尺許,整個大殿亮如白晝,從黑夜到拂曉,通宵續明。
  普欽法師,承佛力加被,龍天護佑,妄心已除盡,宿為已全消,證得“三輪體空”,心能轉境,道業已成。此刻仰臥在供臺上的,只是一具“四大”和合而有的肉體,而法身已化為一句佛的名號。
  次日早晨燈熄,僧眾們見普欽法師胸前肌肉已經燒焦,肺腑歷歷在目,停止了呼吸。火速求醫,醫生見狀嘆息道:“火毒攻心,尚無法醫治,何況這等狀況,實無回天這術。”經再三請求,才勉強答應盡力治療。並說:“如能把他搶救回來,我也相信三寶威力,願皈依佛門。”
  真沒想到,數日後,普欽法師竟然蘇醒過來,並逐漸康復,胸前留下一個大疤痕,宛如一朵多瓣的蓮花。後來,那位醫生果然皈依普欽法師。

    舌血書華嚴  慧命護正法


  普欽法師,視佛法如生命,決心要以自己最珍貴的舌血書《華嚴經》,表達自己對佛法最崇高的敬意!
  當師在上海浦東海會寺圓通關房閉關修持,徐徐經行,到“三業”清凈,便緩緩坐下,靜默片刻,微睜又眼,略仰頭頸,翹起舌尖,輕頂上腭,用一根長約三寸的金針,刺向舌根部的兩條青筋,一針、二針、三針……刺出的鮮血滴入基手托著的金制小缽裏,用針盡力周匝攪動,除去血筋,然後把缽放在桌上,端坐閉目,默默止靜。隨即展開宣紙,手執羊毫,畢恭華敬地平緩運筆,一絲不茍,專心用意,第一畫一字,都超越神韻。
  《大方廣佛華嚴經》字體工正,大如核桃的正楷字,鮮紅光亮,奪目攝心。看著看著,你會情不自禁雙手合十,拜倒在地。
  普欽法師所刺之血,不是手指血、身臂血、或胸前血,更不是心以下的血,而完全都是舌血。舌為心苗,舌血寫經,更能表達赤誠之心。
  法師寫經的舌血,全屬純血,沒有摻合金、墨、清水或朱砂。
  一般要求刺舌血前數日,須減食鹽,而普欽法師在血書《華嚴經》整整七年中從未食鹽,以至體乏力衰,正什壯年時期,滿口牙齒竟全部脫落。
  寫經用的舌血,隨刺隨用,用多少刺多少,從不留存待用。如遇血凝,用生姜研磨後又可繼續使用。因此,普欽法師的舌血極純,無異味,無腥臊,寫出的字顏色鮮紅不敗,直至幾十年後的今天,不僅未顯烏色,且呈現出發亮的金黃色。
  普欽法師燃心供佛以後,三寶加持,接受供養的全是質量上好的宣紙。寫時既不滲透,又省血,且白裏透紅,格外顯眼。
  普欽法師舌血書《華嚴經》七年期間,除特殊情況外,每日必刺必寫,牙齒全部脫落,血液日漸減少後,有時刺舌根數十次竟無滴血。他便在佛前悲泣頂祀,懇求加持,再起刺血,出血已,又復恭敬書寫。
  信眾看見法師血書《華嚴經》長達七年之久的決心和願力,贊嘆、欽佩、更為景仰、無比崇敬、贊譽血書《華嚴經》是:
    悲心宏願的結晶,真如自性的流現!

   血書七年終成就  臘八燃指供世尊


  普欽法師,自1935上在上海浦東海會寺發十大行願之後,血書《華嚴經》,先後在上海海會寺、龍華寺、杭州花塢和天臺山閉關,後又返杭州靈隱寺,抗日戰爭爆發後經江西去武漢回成都,時間長達七年之久,到1944年冬月17日,終於在四川中江縣柏妙山寫經功成圓滿。法師為了慶祝這樁道業成就,決定在釋迦牟尼佛成道之日,臘月初八日,燃指供佛。
  據一般認為,寫血經圓滿要在120天之後,才能燃指供佛,而普欽法師完成血書《華嚴經》還不到一月就要燃指,對此異議不少,而更多的是擔心和愛護。
  有的說:“刺舌凈血長達七年之久,馬上又要燃指,十指連心啊!會不會……。”法師說:“你們怕我會死嗦?本來就無生無死嘛!要說死,我早已死過了,可是報還沒有償盡,放心吧!”
  又有人提醒:“法師是虛雲、太虛兩位大德座下的著名高徒,燃指要慎重啊!”
  法師說:“什麽著名高徒啊?!財、色、名、食、睡,地獄五條根!”他一邊說著,一邊經過回廊,從容地步入大雄寶殿。
  這是一座歷史悠久的名古剎。臘月初八日這天,舉行隆重的盛大法會。大雄寶殿莊嚴肅穆。維那贊禮畢,高聲宣布:“今乃本師釋加牟尼佛成道之日,因緣殊勝,普欽法師為血書《華嚴經》圓滿,專程來我寺燃燈供佛!”
  普欽法師肅立朗朗上述:“愧僧七年前曾發十大行願,燃心供佛,刺舌血書《華嚴經》,今已圓滿完成,特來貴寺自願燃指供佛。”
  頓時整個殿堂萬人聲動,齊聲響起一片莊嚴的佛號:“南無阿彌陀佛.…..!”
  普欽法師伸出左手,用浸過菜油的布,把無名指全部纏住,用繩子緊緊捆紮,紮斷血脈,再用剪刀把指尖剪破、剪爛,趁滲出鮮血時,把捆成一支的燈心草插進肉皮裏,被血粘住,成為燈炷,又用糊狀的面粉做了凹狀的小窩,圈在指尖燈炷的周圍,倒入菜油,點燃燈芯草,手指便燃燒起來。
  普欽法師至誠恭敬地跪在大殿中央,面向釋迦牟尼佛像,左手曲舉,右手置於胸前,雙目微閉。他不知道有人在向指頭面圈窩裏加油,也沒感覺自己指頭正在燃燒。雖然全殿僧眾正在為他跪念八十八佛,他竟毫不知曉,仿佛進入定境。
  整整近兩個小時,普欽法師左手無名指緩緩地燒到根部,整個手指已被燒成灰燼,而他的法體一直是安詳自在,如如不動。
  僧眾們口裏持著佛的名號,圍繞著平靜泰然的普欽法師,一一地道賀禮拜!
  事後,能海法師得知,贊嘆不已。說:“戒兄論聲望不及於吾,布景化修行的成就,吾不及於汝也!”
  燃指供佛後,普欽法師即去康定,恭迎根桑澤程活佛,於臘月下句到達中江,印證他血書圓滿完成的全部《華嚴經》,總共八函、八十一卷。因字較大(核桃字),經書的體積亦增大,每十本裝一箱,共裝了八箱。在當時,是中國第三部稀有珍貴的血經法寶了。
  另外還血書《普賢行願品》、《藥師經》、《心經》、《普門品》、《金剛經》、《彌陀經》等單行本佛經若干部。


辟荒建茅蓬  農耕沐禪心


  在我國佛教歷史上,有很多高僧大德,他們的道業成就,都是走的農禪道路,主張“自耕而食”,“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一日不作,一日不食”。修行的人,非常珍視惜福,簡樸,心裏總是想到修福,如何才不折福,保持三業清凈。
  普欽法師在完成血書《華嚴經》後,於1945年秋,帶領徒眾,向四川通江、南江、巴中三縣交界的圓頂山進發。四十年代,這裏路斷人絕,通往山頂的一條三裏長的小路,人稱九彎九倒拐,全被半人多深的茅草、荊棘覆蓋。法師領著三十余人,持斧頭、鋤頭、鐮刀、背篼、籮筐等工具,在亂草荊棘叢中,苦戰七天,開通了這條斷絕了多年的陡坡路。
  第八天,沿著新開的路登上山頂,極目遠眺,茫茫雲海一片。山頂上有一小廟,九彎九倒拐下面,有一大坪,坪的周圍的許多巖洞,洞旁多有泉水潺潺。這裏長時與世隔絕,不僅無視了城市,就連趕一個鄉場,都要走四十裏山路。小廟一殿和兩間耳房,因年久失修,破爛不堪,到處都是灰塵和蜘蛛網。大家稍事休息,換上棉衣。
  普欽法師高興地對大家說:“這幾天就算是修苦行開課了。你們覺得苦不苦?”
  大家都欣慰地說:“不苦。”
  “你們知道為什麽要到這裏來嗎?”
  大家不知如何回答。
  普欽法師親切地說:“其實很簡單,一個人能吃得苦,才能斷絕貪、瞋、癡;能過清苦的日子,生活不求享樂,才能激發道心;道心不退才是真正的修行。”啟示徒眾要以苦為樂。
  修補廟宇,采割山草,搭建茅蓬,用葛藤捆紮木條做床,晚上用松樹皮作照明,山上砍回的松樹放一夜,樹皮就可以出油,把樹皮放在一個鐵網上點燃,燒得“吱吱”地響,火光耀眼,像電燈一樣。
  荒地肥沃,開懇出來後,種上了土豆、蘿蔔、白菜,一日三餐以土豆加玉米糊糊為主食。種出的土豆又大又好,用小磨推成粉,做成糊糊亮晶晶的,吃起來比藕粉還香。兩年後,還種了油菜,吃上了油。
  普欽法師要求大家一定要惜福,衣食住行都要節儉,哪怕滴水,也不可以浪費。
  全年裏,夏天種地、冬天紡紗。每天白天勞動、早晚功課、誦經念咒、修法。在耕作、割草、推磨等勞動中,大聲唱念,法喜充滿。
  普欽法師在圓頂山,同徒眾們同甘共苦,經常在勞動中講家禪、講密勒日巴苦行的故事。要求大家要以密勒日巴為榜樣,自食其力、自修、自耕、自種,苦吃、苦住、苦修,要吃得苦,經受得住磨難,才能消業障、了生死、證菩提、度眾生。他告訴大家,這次苦修,應是修學結合,以真修實證為主,通過苦行苦修,打下一生修行成就的基礎。
  四年來,參加者農禪苦修的三十多人,各自都有不同程度的道業成就。


  解冤報德  重酬固辭


  在普欽法師的經歷中,流傳著這樣一段故事。據說在抗日戰爭前夕,上海法租界,有一亞東旅館,經理王問樵的妻子,突然神經失常,胡言亂語,四處求治,群醫束手。
  王經理焦急萬分,請教了很多的人,說是冤魂附體。便問:“你是何人?與我妻何冤?”
  冤者附體說道:“我叫唐素貞,前世被你妻所殺,今世一定要討還命債!”
  王說:“你追了我妻的命,於你何益?冤家宜解不宜結,冤冤相報何時了?”經婉言相勸,冤者答道:“應請高僧超度。”
  王經理說:“龍華寺老方丈超度你,如何?”
  “他不能度我。龍華寺裏有一位刺血寫經的僧人,叫普欽法師,如能得到他的超薦,可能解除我的痛苦。”冤者說。
  王經理到龍華寺訪問,果有一位三十風出頭的普欽法師。回家對冤者說:“這位師父好倒是好,就是年紀太輕。”
  “年紀雖輕,但名利之心已盡,其心清凈,他能度我。”冤者說。
  王經理再去龍華寺,叩關恭請普欽法師。
  “我修持還很差,又正什閉關期間,靜心血書《華嚴經》,實難從命,可另請高僧。”婉言推謝。
  “師父,你是得道高僧,可憐可憐我的妻子吧!請你老人家救救她……”
  “什麽高僧,我乃苦行僧,惟求心清凈而已!”
  “正是正是,那冤者就是說你老人家名利心已盡,心很清靜,才能度她。”王經理說。
  普欽法師“啊”了一誌,悲心頓起,答應為其超度。便在關房內設靈位誦經超度。三日後,冤者托言:“我的痛苦已減輕八、九成了。”冤者對王經理托言:“如能介紹我在那位法師座下皈依,不但前世冤分可解,而且感恩不盡!”
  法師得知,滿口答應。夜間,法師在冤者靈前按三皈依儀式傳授三皈依,賜法名通靈。
  當夜,法師夢見一女,在座前頻頻禮拜。並說:“蒙恩師超度,無以報答,今後在一千里以內,只要師你呼我三聲,我就來應命。”
  不久,王妻的冤業病竟然完全好了!王經理忙去拜謝救命恩人,供養普欽法師銀幣二萬元。普欽法師笑道:“連通靈都說我名利心已盡,難道你……”王經理忍耐不住忙跪下說道:“我當然知道,這並非法師為名為利,而我的一片敬意,如實在不收,我就長跪不起。”
  “請起,請起!”普欽法師扶起他來說:“那就全部轉供養龍華寺。”說畢,送客,閉關。
  王經理站在關門前,流下感激、崇敬的熱淚,伏地磕了三個響頭。然後把二萬元送往龍華寺廟上。
  當時,普欽法師超度亡者不收分文的消息傳開,在上海引起了轟動。恭敬者、仰慕者、那奇者紛紛前來拜望,爭相供養普欽法師。龍華寺和法租界兩寺,都來恭請出任方丈。
  普欽法師一心撲在血書《華嚴經》上,為了回避干擾,只得很快離開上海,退避杭州花塢。

 以醫濟世  行菩薩道

1951年,普欽法師從貢嘎山回到成都後,悲憫眾生疾苦,即刻投身於醫療事業。先後投了幾位老中醫參學進修後,便開始面向社會行醫。在短時間內,治愈許多常見病、多發病、還奇跡般地為患者治療了不少疑難雜癥。傳揚出去,每天來就診的人越來越多,從早到晚12點,有時要看100多號病人。
  普欽法師對病人慈悲加持和精心診治,為慕名求醫的病苦眾生解除痛苦。當時盛傳普欽和尚醫術高明,什麽病都能治。
  以醫濟世,這便是普欽法師步入他的第八大願:“願我來世,行菩薩道,至成佛時,常為無上上醫王。”
  五十年代,普欽法師先後在成都武聖街十方堂、凍青樹街上全堂和祠堂街等處給病人治病;1957年到隆盛街市衛協中醫門診部診病例。普欽法師把修行融匯在治病當中。他經常對弟子說:“醫生要有清凈心,要有無緣大慈,同體大悲。我們給人治病,就是為解除眾生疾苦,既在利益眾生,又在弘法,你們在看病中要好好修行。一定要達到人我皆忘,要過到無施者、無受者、無所施之法,三輪體空這種境界。這樣,自利利他,於病人有益,於自己也有益。
  普欽法師在上海閉關期間,得知居士馬寶森的母親病危,割下自己臂上一塊肉,以法加持給馬母合蘊含服用,以解危厄。這確非一般常人之所能及。

  功成圓滿 莊嚴示寂


  1959年,普欽法師條自把全部血書《華嚴經》寄到北京中國佛教協會,裝釋迦牟尼佛舍利塔藏。其他法物也另作了安排,寮房裏顯得空空的。他平平靜靜地對弟子們說:“明年我就要走了。”他說得是那樣的輕松。但是,弟子們聽到了這話,卻如同晴天霹靂!
  1959年秋天,普欽法師住成都裏仁巷一個四合院內,幽然安靜。弟子們爭相詢問,師父回答得那麽輕松:“來也是空,去也是空,有緣就來,緣盡就去嘛!”
  “時間本錯覺,人生本無常。”
  弟子們感情上不能接受,“師父,你不能走啊!”竭力挽留。
  “好,好,好,明年春天不走,最遲冬月也要走,你們有啥不懂的地方趕緊問嘛!”
  1960年農歷2月,當時在康定的弟子通宗師接到普欽法師的信,“通宗:自此以後,再不要給我寄錢財之物……願你抱定宗旨,不改前誌,抓住本法,現生定能成就,多為人民服務。”通宗得知師父預知時至,雙淚俱下。
  1960年農歷3月初9下午,肖妙文趕到成都裏仁巷,師父躺在床上,上前輕聲叫:“師父!”不見答應,趕緊把脈,六脈俱無。僅尚存體溫。經醫生檢查,吩咐立即送醫院!次日晨妙文趕去醫院。值班醫生說:“你是來看你們師父的嗎?他走了!”醫生說:“我來查房時,他還對我微笑、點頭,我先去查另一個病人,話還沒有說完,就聽說你師父走了。”

 法師遺體,身柔頂暖,面色如生


 1960年,農曆三月初九法師於成都圓寂,世壽五十五歲。火化時煙焰升空如五色彩雲,骨灰都顯現為五色,一塊頂骨顯現紅、黃、藍、白、綠五色分明。火化後的骨灰呈五彩色,不計其數的小綠珠珠滿地滾動,能拾得起來的舍利了都是五彩色,呈不規則狀,半透明體,其中有三顆比黃豆還大,光滑潤澤,宛如玉石,還有淡藍色、粉紅色、白色,尤其有一塊直徑為四厘米左右的雪白色頂骨,呈現五彩色的絲狀紋路,紅綠色最為顯著。 隨後,由弟子唐妙衷負普欽法師靈骨去五臺山,厝於廣濟茅蓬普同塔內,留經後世作為真修成就的實證。
     
時光流逝,不覺已過四十個春秋,但普欽法師的光輝形象,始終活人們的心中。他的出家弟子發願為普欽法師的四川省仁壽縣報恩寺、黑龍潭風景區陳大山華嚴頂上,建造一座“華嚴普照舍利塔”,1998年積極籌備施工,現已竣工。巍巍寶塔淩空屹立,供世人景仰朝拜。仰望寶塔,猶如普欽法師的慈容再現。

普欽法師是一位信根堅固、道心堅定、誓願宏大、真參實悟的高僧。他的一生道業,貫穿著一個正字,正知、正見、正解、正行!精進苦修,戒德精嚴,悲愍為懷,大喜大捨,以身示範,用自已短暫的人生,塑造了一位最圓滿比丘的形象,成為佛門的光輝黃範。

文章連結: 高僧普欽法師 燃心供佛 忘我獻身

#第三世多杰羌佛 #釋迦牟尼佛 #阿彌陀佛 #觀世音菩薩#金剛經#心經 #依法圓福慧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